新闻中心

德国为何成欧洲“抗疫优等生”

首页    新闻中心    德国为何成欧洲“抗疫优等生”

“从7月1日开始,欧盟进入‘德国模式’!”德国《焦点》周刊的这句话,充满了对德国担任今年下半年欧盟轮值主席国的期待。许多欧洲舆论也关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表现可圈可点的德国将如何团结欧盟各国,一起走出危机。尽管德国防疫也面临许多变数,但德国政府的思路清晰:既要保国民公共健康,又要减少经济损失,更要为欧盟承担义务。从金融危机到难民危机,再到这次疫情,与其他欧美国家相比,德国应对危机的能力再次凸显。政府效率、制度设计、国家总体实力、领导人的韧性以及民族心理甚至思维方式等,都影响着德国最终“化危为机”的努力。

img1

欧洲多项纪录保持者

德国在欧洲创造了新冠病毒感染人数比例最低、感染者死亡率最低、疫情封锁措施时间最短、对经济负面影响最小等多项纪录。从这些纪录背后,可以看出德国的“随机应变”。3月中旬新冠肺炎疫情在巴伐利亚州和北威州大面积暴发后,德国联邦和地方政府通力合作,亡羊补牢,采取了相对温和的半封控方案。根据德国罗伯特—科赫病毒研究所发布的病毒人际传播指数,由总理默克尔牵头,定期召集各州州长举行视频会议,研究封锁防控方案。各州政府根据各自的实际情况制定防疫措施,有的还会根据疫情变化每半个月调整一次。最近发生肉联厂感染事件和哥廷根、奥尔登堡、柏林等地出现聚集性感染后,默克尔及时发出警告,让各州在防疫上不能懈怠,谨防“第二波疫情”。德国哈勒大学的病毒学家凯库勒认为,有些地方政府反应还不够快,不够果断。

自欧洲疫情扩散以来,德国的防疫举措引起国际关注,如很早就认清新冠病毒可能暴发,并开始加强核酸检测等。“为什么德国比欧洲其他国家更好地应对新冠病毒?”俄罗斯“论据”网的文章认为,确保德国低死亡率的最重要因素是大规模的检测,其次是可靠、发达且全面的医疗保健体系起到作用。德国新冠肺炎感染者死亡率是欧洲最低的国家之一,且还能帮助接收意大利的患者,这表明了德国应对危机的能力较强。

英国风险投资公司“深度认知集团”6月公布了一份《新冠病毒区域安全评估》报告,对全球200个国家和地区在疫情中的安全水平进行排名。结果,瑞士以752分高居榜首,德国以749分居次,之后是以色列、新加坡、日本、奥地利、中国等国。该报告根据隔离有效性、政府效率、监控与检测能力、医疗储备、“地区韧性”与紧急情况准备等六大标准、130个定量参数,把各国和地区分成四个层级。结果显示,德国在政府效率、医疗储备、“地区韧性”3个项目上都列第一,在紧急情况准备方面名次稍微落后。

德国人始终在一边努力防控疫情,一边紧盯复工复产,力争把经济损失降到最低。德国政府首先向小型企业、个体经营者和自由职业者进行直接补贴,补贴时间3个月。其次为大型公司提供4000亿欧元贷款担保。最重要的是为防止失业而强制扩大“短时工作制”。德国政府规定,在企业遇到经济危机时不得随意裁员,工作量不足可以缩短工作时间,员工只拿部分工资,工资差额由政府按照一定比例给予补贴。这一措施在应对2008年金融危机时发挥过作用——它的好处是员工保住了工作且收入不会下降太多。企业避免了破产倒闭,保存了完整的产业竞争力,随时可以复工复产。

德国政府则通过救助关口前移,把危机消灭在萌芽之中,保持了社会的稳定。但实施短时工作制的前提是,政府、企业和个人之间必须建立可靠的信任关系。三方为了长远利益必须暂时牺牲部分眼前利益。

疫情期间,据《环球时报》记者观察,除大众、戴姆勒等大型企业曾关闭工厂几个星期外,许多小型企业都维持运转。家住汉诺威的水电工奥勒尔告诉记者,他所在的小公司并没有受到疫情太大的影响,而且还从州政府和联邦政府那里得到数万欧元的疫情补贴。德国一些大型企业也抓住疫情,“化危为机”。许多企业现在开始转向5G、AI等技术应用。德国政府还开展“德国——创意之国”倡议计划,把疫情视为德国发展新点子和新经营模式的机遇。

从“德式忧虑”到“德式韧性”

《法兰克福汇报》曾评论说,二战后德国面对的是一片废墟,恶劣的生存环境和屈辱的历史使德国人产生了强烈的危机意识,即使德国经济进入“黄金时代”,德国人仍保持着这种“德式忧虑”。从应对疫情的角度看,德国式的防患于未然体现得淋漓尽致。德国此前在各地建有7个国家级的“严重传染疾病能力与治疗中心”,对面积不到36万平方公里的德国来说,从全国任何一个地方开车,只要几小时就可以到达最近的中心。

德国人在储蓄方面和中国人传统的做法有些相似。德国《经济周刊》近日刊文说,“在危机中,一些弱国最缺的就是钱,但德国从来不缺,因为德国人最爱的投资方式就是储蓄,甚至还有一些人会将现金藏在枕头下或罐中。”据报道,最近20年,德国出现过四次储蓄潮,都与应对危机有关,具体为:2001年至2005年互联网泡沫危机、2008年至2009年金融危机、2012年和2013年欧债危机、2014年至2019年低利率危机。去年,德国储蓄额达到创纪录的2680亿欧元,新冠肺炎疫情将再次加剧这一趋势。

德国在“深度认知集团”报告中所列的“地区韧性”中排名第一,这一韧性在应对欧债危机中就有所体现。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曾这样评价德国总理默克尔:“强硬、勇敢、坚韧。”当一些欧盟国家要求欧盟和欧元区给予巨额援助且不愿削减民众福利,甚至以“退欧”威胁欧盟时,德国坚决不退让。

在《环球时报》记者看来,德国的韧性还体现在国内政治上,主要就是制定长远规划。如2003年时任总理施罗德推出“2010议程”,就为德国经济发展带来过红利。许多德国官员曾对记者说,他们很赞赏中国的长期规划,这方面值得德国学习。

驻柏林的丹麦记者阿克塞尔森还和《环球时报》记者聊起过德国的自我修复能力。他提到,为应对难民危机,默克尔政府调整难民政策,如加强与土耳其等国的合作等。对入境的难民,德国政府会给他们提供培训和教育的机会。在阿克塞尔森看来,在德国的难民已能“安居乐业”,这对德国及欧洲都是好消息。

生活在德国的外国人有时感受到德国人特有的凝聚力。家住柏林的美国人苏珊娜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相比美国在疫情期间的各种乱象,德国人表现出了“大局观”,有时冷静得甚至让人觉得“太不食人间烟火”,对政府的规则,德国人看上去总是能默默遵守。有调查显示,95%的德国公民认为“隔离是必要的”。这对其他欧洲国家来说,是一个不可想象的比例。

德学者:德中有相似点

中国欧洲学会德国研究分会副会长孙恪勤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德国应对危机的能力强,在这次控制疫情方面也是欧洲做得最好的国家之一,首要原因就是德国政府应对危机的管理能力强,它的高效率和责任感都是世人公认的,其根源可追溯到普鲁士王国时期建立的高效官僚机构。此外,德国是联邦制,联邦政府和各州政府这次配合得也很到位。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经常账户盈余国,德国政府拿出大笔钱支持抗疫、减税、补贴,减缓了一些社会问题,稳定了人心。他还谈到一些细节,如:德国政府利用APP和媒体向民众宣传各种防疫知识;领导人出面宣讲防疫要求;重视科研院所和专家的意见等。

孙恪勤表示,德国是“莱茵模式国家”,强调社会保障体系的建立,强调公民和社会、效率和公平、自由和责任之间的平衡,这与美国等受新自由主义影响大的国家不一样,民众社会责任感较强。德国的政治党派也不是那么极化,例如现在联邦政府就是中左和中右两大政党联合执政,社会各阶层相对比较容易合作。他告诉《环球时报》记者,默克尔的作用也不容忽视,她是一位强势的领导人,2005年至今已执政15年,经验非常丰富。尽管之前因为难民危机的处理和德国民众的“审美疲劳”,她的支持率有所降低,但此次应对新冠肺炎疫情让她的能力再次凸显出来。默克尔对德国社会的管控能力、和外部的沟通能力,与其他西方国家的领导人形成鲜明对比,她的支持率也再次走高。

“二战以来,德国总能安然度过各大危机,而且变得更强大。”柏林政治学者奥利弗·福克斯这样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他认为,历史和现实等综合因素让德国变得很务实。奥利弗·福克斯还表示,这点与中国类似,中国近几十年来在发展的过程中,也遭遇了各种挑战,如地震和洪水等自然灾害、“非典”疫情等,还有现在美国发起的贸易摩擦,但中国全方位应对危机的能力很强,反而常常在危机过后加速发展。

img2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来源:环球时报

作者:青木 马迎晨 王盼盼 柳玉鹏

 

2020年7月1日 14:16
浏览量:0
  • 回到顶部
  • 010-68661265
  • QQ客服
  • 微信公众号